创杭州

热门关键词:  鍐涗簨璁粌  as  星二代  军事训练  鍥т簨浠

山西夏县单采血浆站违规操作:收钱改献浆者年龄

来源:未知 作者:创杭州 人气: 发布时间:2020-10-05
摘要:山西夏县单采血浆站违规操作:收钱改献浆者年龄
“单采血浆”,是从人体血液中提取血浆,制作生物制品。尽管老百姓俗称所谓“卖血”,但事实上,被当做工业原料的血浆,与俗称的献血和输血,并不是一个概念。献浆员的血液被抽出后,分离成血浆与血球两部分,取走血浆后再把红细胞回输给卖血者。而提取的血浆,则被生物制药公司提炼支撑价格昂贵的人血白蛋白、球蛋白,用在癌症、乙肝、狂犬等危急重症患者。
 
  这些珍贵的血浆,在我国处于严重的供不应求状态。但因其关涉患者生命健康,近些年,国家在大力支持单采血浆站建设的同时,也在严格规范单采血浆的原料采制。2008年,卫生部颁布了《单采血浆站管理办法》,明确单采血浆的流程。然而,近日,记者在山西夏县康宝单采血浆站调查时却发现,该站在采集血浆过程中,多处违反国家法规的规定。
 
  连续多日的阴雨,铺洒在黄河东岸的山西夏县。气温骤降,但偏远的夏县康宝单采血浆站门口,依然人流如织。二三十个卷着袖子,摁着肘关节内侧的群众,等着司机来接送他们。
 
  58岁的盐湖区农民老杨,也在其中。老杨说,为了能够拿到供血浆证,他特意托人找关系,把年龄改小了:“我超龄了。派出所办下的,亲戚跟派出所的人在一个村,给人家拿了100块钱,拿了钱但忘了给人家买烟,最后又给人拿了20块钱,把我的年龄办小了。办成63年的了,呵呵。有的比我还大,有的都六十几了还在干。”
 
  老杨说,有了这个证,按规定,每14天就能来血站一趟,600克血浆,换回200元的补助款。但这并不能满足供浆者的愿望。为了多拿钱,他和村里的很多人一样,做起了大小单:“我们这里面差不多都是四回,一个月四回。小单。小单就是你愿意加入,你就加,二百块钱。到年底加。”
 
  记者:“不占在24个累计里面?”
 
  “哎,这就是跟加班一样,不算在总体的。”  老杨说,大单就是用自己的供血浆证,小单则是用别人的证献浆,只要给供浆员招募者或采血护士塞点钱就可以:“让你的司机给人家里面的人,给司机一些钱,让司机给里面说一下,人家给你办了就行。人家司机能办成,护士给不给都能行。如果给人家护士一说,护士说这不行那不行,人家看见了,看见了你就她护士塞点钱,给人家10块钱人家就给你弄了。”
 
  老杨每年能做24次大单,除了每次200元的补助款外,到年底,血浆站还会奖励一辆电动车或1500元现金。而小单每年也能做二十几次,如此算来,刨去每次10块钱的路费和小单的打点费用,仅献血浆这个活路,老杨每年就有一万多的收入。这相当于2013年夏县农民人均纯收入的两倍。于是,也有了远道而来的同行。供浆员老杨:“现在都有,哪里都有,四川的打工的呀。还有稷山的。”
 
  老李就是稷山人,按照山西省卫生厅划定的采浆区域范围,稷山并不是夏县康宝单采血浆站的采浆范围。但这难不倒老李:“就是我到那儿给人家30元钱,给人家30元钱。”
 
  记者:“就桌子跟前拿了一沓血证的那个人?”
 
  “恩恩,我给他30块钱,他给你个单子,你自己上去。抽到一半,给你200快钱,完事,你走。”
 
  老李说,9月份已经来过夏县3次了。约上七八个同伴,一大早从稷山出发,给司机掏30块钱的路费,每次就能净落100块钱。老李的同伴小薛说,头一次来的时候,在司机的张罗下,没有身份证的他,也成功地拿到了200块的毛收入:“第一次抽血,人家就说不要管它好不好,到了11点,你直接上去就对了。我随便说了个名字》。”
 
  记者:“他也没有要求看你的身份证?”
 
  “给他30块钱的意思就是说,什么都没有,你去看吧,就是这个意思。”
 
  根据卫生部《单采血浆站管理办法》第三条的规定,划定采浆区域内具有当地户籍的18到55岁健康公民可以申请登记为供血浆者。这一条文至少包含两项禁止性规定:第一,禁止向不足龄或超龄的人采集血浆;第二,禁止跨区域采集血浆;同时,还应当包含一项义务性规定:核实供浆者的身份信息。那么,夏县康宝单采血浆站在实际操作中,是否真如这些供血浆者所说的那样,塞钱就能献血浆呢?
 
  如果前一段录音中供血浆者所说的属实,那么,夏县康宝单采血浆站在采集血浆过程中,至少存在三处违规:跨区域采血浆、采集超龄者血浆、采集不明身份者血浆。
 
  在一位化名薛飞的知情人士带领下,11号,记者以供血浆者的身份,来到夏县康宝单采血浆站。候采大厅里,十五六个衣着破旧的人,在排队等待。大厅的显眼位置,张贴着公告,上面记载了献血浆的流程及注意事项,比如两次供血浆时间间隔为14天,只能推后而不能提前。
 
  一个身材壮实,约莫四五十岁的中年男子,坐在候采大厅的咨询处,清点着手上的一沓供血浆证。见薛飞带着四五个生意来了,他顺手撕下一张小纸条,写上了熟客的姓名:
 
  男子:薛飞……
 
  “薛飞”:别给我写薛飞了,重新给我换个名字嘛。
 
  男子:不敢换了,换名字要你要化验的。
 
  “薛飞”:再不敢把我弄个女的嘛,我上去人家护士问我,你是男的,咋证上是女的嘛
 
  男子:你别管人家那事,这你不用管。
 
  薛飞说,这是本月第三回了,没有出示过任何身份证件,有一次,坐在咨询处的中年男子,给了他一个女性的供血浆证,最终,顺利献浆领钱。当然,得给这位男子20元。
 
  听说记者头一次来,这位男子在一张小纸条上,写下记者自报的名字,并备注“新人”两个字:
 
  男子:你写,赶紧写。
 
  “薛飞”:随便写一个?
 
  男子:叫啥你写啥嘛。
 
  “薛飞”:他没拿身份证胡写一个算了。
 
  男子:胡写了下回来了咋弄。叫啥写啥。
 
  “薛飞”:写真的还是写假的?
 
  男子:真名真名。
 
  “薛飞”:真名姓薛,假名姓李,哈哈哈。
 
  10分钟后,这位中年男子拿出一张盖有“单采血浆专用章”的夏县康宝单采血浆有限公司献浆体检报告单,胸透一栏,备注了“没身份证”四个字。知情人士授意,应该给这位男子20块钱:
 
  “薛飞”:那我把钱给你吧。
 
  男子:先别给我。
 
  记者:多少钱?
 
  “薛飞”:给人家掏20。
 
  男子:等一会再给,这会儿人多。等一会儿再说,这会儿忙着呢。
 
  随后,记者被带到了血浆站餐厅中等候。但半个小时后,坐在咨询处的中年男子匆忙赶来,说因为记者是新面孔,生意不做了:
 
  男子:我们就怕生人,怕明察暗访的。
 
  至此,在没有出示任何身份证件的情况下,记者顺利地走到了血液化验和体检环节。而根据《单采血浆站管理办法》第二十九条的规定,单采血浆站在每次采集血浆前,必须将供血浆者持有的身份证或其他有效身份证明、《供血浆证》与计算机档案管理内容进行核实,确认无误的,方可按照规定程序进行健康检查和血样化验。第四十五条规定,单采血浆站必须使用计算机系统管理供血浆者信息、采供血浆和相关工作过程,建立血浆标识的管理程序,确保所有血浆可以追溯到相应的供血浆者和供血浆过程。
 
  但是,如果没有核实供血浆者的身份信息,所有的这些,都无从谈起。
 
  对于记者调查中所发现的这些问题,夏县卫生局卫生监督所的马所长说,在历次突击检查中,也发现过一些:“一个是超采,第二是体检上也出过问题,人多,结果还没出来,就是还没体检完呢,他把结果就填上去了,章盖上了。”
 
  记者:“有没有发现冒名顶替的现象?”
 
  “咱们抽查中没有发现。”
 
  但对于包括冒名顶替在内的多种违规行为,夏县康宝单采血浆站主任牛哲峰,并不讳言:“一个是下面这些招募者胡捣鬼,我们管理上不太深入不太细,没有发现了。我们内部也有这问题,男的那个女人的单子,这里面就是我们的问题了。我们的个别员工为了一点蝇头小利搞一些违规活动,我不否认这一点。”
 
  不进行身份甄别、跨区域采血浆、采集超龄者血浆、频繁采集血浆,对于这些在当地尽人皆知的违规操作,血浆站明知存在,为何不采取措施及时堵漏?自称每季度突击检查一次的监管部门,为何没有发现这诸多问题?事件进展,中国之声将持续关注。(记者 李楠 肖源)
责任编辑:创杭州
首页 | 杭州 | 浙江 | 杭商 | 新闻 | 旅游 | 三农 | 二手车 | 视频 | 企业

版权所有:chuanghangzhou.com 技术支持:创杭州

电脑版 | 移动版